您的位置: 扬中信息网 > 体育

绿野小说阳媚专栏罂粟花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57:17

雪花裹在风里,舞着芭蕾,顺风传来一声声呼唤,娜娜你在哪?娜娜你在哪?只见远处忽悠悠飘来一团雪,张开的嘴巴,将话丢给了风,雪花染白了他的头发,空洞的双眼如祥林嫂,一双棉拖在他身后,留下两行呼唤的足迹,娜娜没有了,我家娜娜没有了……    于姐一家人正在吃饭,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妈,是你的手机。”手机铃声是女儿给调的,一有响声,女儿就知道是谁的。  “大姐?你是大姐?是,我们都在吃饭。是,邢凯今晚在家。什么娜娜不读书了?要来岛城?哦,哪我跟邢凯说说,看看能不能给她找个工作。嗯,找到了我就打电话告诉姐,别,先别让娜娜来,菁菁正准备高考,好,姐放心,邢凯会尽力帮忙的,嗯,姐姐再见!”  “妈,我姐不读书了?还有一年就高考了,她这是干吗啊。”  “你姐学习本来就不好,蹲级两年,是你姨夫逼着她学到现在,可能感觉无望了。对了,邢凯,你看你管辖的商贸口,有没有娜娜合适的工作,姐说无论如何要帮娜娜找个工作,她就这块心病了。”于姐给老公邢凯盛了一碗玉米稀饭,等着邢凯答应。  “看看吧,明天我问问百货楼的张经理。”对于亲戚们的请求,身为财贸办主任的邢凯,基本上还是有求必应的。  “姐姐来了,我不和她一个房间睡的,我要自己一个房间。”菁菁明知家里就两个卧室,说出这样的话,于姐很生气:“你让娜娜睡哪?”  “哥哥的房间改成了爸爸书房,再改回来不就得了。”于姐想想也是,儿子上大学走后,卧室找人改成了书房,要是娜娜真来了,再找人改过来就是。  “我看让她在外面租房得了,书房留着我和菁菁看书学习。”邢凯吃完饭,听着于姐和女儿在讨论,实在忍不住,他不喜欢家里多个外人。  “看你说的,我是她亲姨,我能让她在外面租房?要是姐姐知道还不心疼死啊,不行,等娜娜来了,就把书房空出来。”  “随便你,和你没法沟通。”邢凯气鼓鼓关上了书房门。菁菁对着于姐伸了伸舌头,“妈,我也不喜欢姐住家里。”  “你个没良心的,你姨从小把你看大,忘记小时候非要我把你姐一起带回上学了?”被妈妈用手指戳了一下,菁菁瞟了妈妈一眼,“我不喜欢学习不好的。”说完也关上了房间的门。  “这爷俩,都不是省油的灯。”说着继续收拾碗筷。家里被勤快的于姐收拾的一尘不染,每一个去过她家的人都说,于姐是个理家好手,街坊邻居都夸,老邢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娶了这么个能干的媳妇,一样的上下班,看人家收拾的家,住了三四年了,还像刚搬去时一样清新。    “姐,你让娜娜来吧,你也回来看看?好,嗯,老邢给她在百货楼找的工作,收银员,投保,签合同。姐和姐夫一起来看看吧,家里有地方住,姐,你就放心吧。”于姐如释重负叹了口气,终于帮姐姐去掉了心病。  “邢凯,你姐夫我感谢你的帮忙,来我敬你一杯。娜娜,来,你敬姨夫一杯。”汇宾阁的包间里,一片喧哗,碰杯声此起彼伏。  “娜娜,以后要好好听姨姨、姨夫的话,回家勤快一点,帮你姨做家务。”“知道了,妈,这是姨家不是自己家,我会干活的。”娜娜搂着妈妈,在已经改好的卧室里说着悄悄话,爸爸喝多了,在一边开着“拖拉机”。  “妈,你看我爸这样会不会憋死。”娜娜从上初中就住校,第一次听爸爸打鼾,怪吓人的,好长时间没声息,突地一下震天响,真像东北黑土地上的拖拉机。  娜娜住在了姨姨家,她的勤快赢得了姨姨、姨夫开心,菁菁的衣物大多是娜娜帮洗的,于姐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外甥女。  “老于,你外甥女多大了?”“呵呵,想吃猪头了—马婶?”每当有人提起外甥女,于姐脸上露出的笑容像太阳花。娜娜芳龄十九,身段苗条,在商场上了几个月班,黝黑的脸庞变的细面一般白,一双会说话的丹凤眼嵌在鹅蛋脸上,煞是好看,每次她在的收银通道,经过的年轻小伙最多,她身上跌落的眼球,估计几车也装不完,东北话接近普通话,那声音,那语气好听着呢。  “你轻一点好不好?娜娜在隔壁呢。”于姐对着酒后欲行欢的邢凯小声劝着,生怕隔壁的娜娜听到,难为情啊。酒后的邢凯哪听得进去,自顾自的腾云驾雾,床铺发出声响,做爱时水火交融的呻吟,令邢凯异常兴奋,趴在于姐耳朵:“老婆,我就爱听这声音。”“死鬼,四十多了还这么旺盛,轻一点,轻一点。”  娜娜在隔壁,听的真真的,她羞的趴在被窝里,心要跳出来一样,身体里有一团火,烧的她难受,用手抚摸一下自己的乳房,噢,一阵电流酥了身体的每一根毛孔,闭上眼睛静静享受着着快感,迷迷糊糊地进入到梦乡。梦里有一个白马王子,骑着高头大马缓缓向她走来,在马背上,她与王子紧紧相拥,王子的舌尖探进她柔软的嘴里,他们尽情狂吻,她情不自禁瘫倒在王子怀里,任王子的手游走……  “娜娜,今天不上班吗?”是姨姨在敲门,娜娜醒了,发现自己的内裤有一些湿,脸刷的红了,急忙找了一条新的内裤换上,把那条脏了的藏起来,怕姨姨看到。“噢,都忘了,今天休息不上班。”  “姨,我休息,今天不上班,想睡个懒觉。”“噢,那你睡吧,我吃完饭送你妹上学。饭在锅里,你姨夫还在睡,等他醒了,你们热热再吃,我直接上班不回来了。”  听到姨姨和妹妹出门走了,娜娜又躺进了被窝,在回味昨晚的梦,怎么也想不起那个白马王子的样子,嗨,不想了,起来洗澡。看着那条裤头,娜娜的脸又红了。  水在哗哗的流着,娜娜用手从上到下抚摸着自己白嫩的肌肤,感觉水像长一千只手在抚摸自己。  “咚”门被推开,透过水雾,娜娜看到了姨夫睡眼朦胧怔在哪里,娜娜背转身蹲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一连串的对不起中,姨夫退了出去。羞愧的娜娜匆匆洗完,披上浴巾一阵风旋进自己的房间。带上门,捂住胸口,捂住那颗欲跳出的心。她听到姨夫打开卫生间的匆忙声。  在房间静了一会,娜娜穿上衣服,披着头发,走出卧室,与刚从厨房出来的姨夫撞了个满怀。我——我走了。平时开会讲话流畅无比的邢凯,面对娜娜,舌头打结了。娜娜的脸有一些发烧,她闻到了姨夫身上特有的男人味。  姨夫走了,娜娜砰砰乱跳的心得以平静。胡乱吃了几口饭,开始拿抹布蹲下擦起地板。娜娜擦的仔细,每一条缝隙都是擦了又擦,姨姨每天就是这么擦的,娜娜都看在眼里,今天自己擦了两间,已经累的满头大汗,可见姨姨平常有多辛苦,以后要帮姨姨多做点家务才是。娜娜这样想着干活更起劲,不到十一点,一百二十多平房子的木地板,像打了地板蜡一样闪着光亮。  午饭姨姨与姨夫都在单位吃。这就是事业单位的好处,象征性掏出三两元伙食费,就能吃上三菜一汤几十元一顿的午饭,吃完后回家休息,到点再去单位。菁菁中午在学校老师食堂吃,也不回家。娜娜想不通,人与人差别怎么这么大?自己上班吃饭就半个小时,买一个包子,一袋小杂菜,是一顿饭。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今中午犒劳一下自己。娜娜出门到了离家很近的家乐福超市边上的肯德基。  来一个全家桶。平时把钱看的特重的娜娜,今天想开荤了,七十多元的全家桶,够她吃大半个月的午饭。回家给菁菁妹妹留一半,自己吃不下的,明天带到班做午饭。  娜娜的饭量不大,一个汉堡,一个鸡腿就饱了,其余的打包。正乐滋滋走着,突然一辆车停在身旁,车门打开,娜娜上车。姨夫?娜娜犹豫了一下,上了姨夫的车。给你。姨夫递给娜娜一个精致的礼品盒,回去再看。一路上,姨夫没再对娜娜说话,小心谨慎开着车。娜娜用眼的余光发现姨夫的脸红了。  姨姨还没到家,娜娜抱着礼品盒回到房间,小心翼翼打开,啊,是《中国现代诗歌全集》。这是娜娜最为喜欢的书刊,自己在学校最爱语文,数理化不好,所以每次考试都不及格,唯独语文差几分就是满分,老师都纳闷娜娜是怎么学的。  整个下午娜娜畅游在诗文里,她想姨夫一定也爱好诗歌,要不怎么送自己这个呢?起身到了书房。顺便说一下,菁菁为了高考住到了学校,书房恢复了原样,娜娜搬到了菁菁的房间。从一边的书柜里,娜娜断定自己的猜想是对的,随手翻看起一本徐志摩的爱情诗集: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飏,飞飏,飞飏,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飏,飞飏,飞飏,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娜娜陶醉在爱情的篇章,突然从书中掉出一张纸,上面写着:  寂寂的夜  忧伤的风吹皱了如水的相思  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  狠狠的吸进肺里  泪光中  你穿过一径柔白的月光  凌波涉水而来  触手  唯有绕指的苍凉  啊,这不是自己爱慕已久的网友梦中人写给自己的诗歌吗?怎么在姨夫的书里?难道姨夫就是梦中人?难道与自己在网上夜夜缠绵的人是姨夫?娜娜不信了自己的眼睛。不行,要是姨夫就糟糕了,先问问再说。  “姨夫,梦中人是谁?”第一次接到娜娜的电话,邢凯非常兴奋。“你怎么知道梦中人?是我网名。”“啊!”“QQ号是1389*****,”“是你?”“是我,怎么了?”娜娜挂上了电话,她怎么也不信姨夫是网上那个才华横溢的梦中人诗歌王子。自己跟着这个梦中人学习了好多写诗歌的要领,写的诗歌在诗歌论坛得到过专家的好评,哎,怎么是姨夫呢?  晚饭时,娜娜不由得仔细端量起餐桌对面的姨夫,个子不是太高,一米七左右的样子,身材瘦弱,别看四十出头,一副眼镜下一双黑黑的眼睛很有神,哪里似乎有说不清的秘密。  “姨夫,我今天晚上加班,你来接我一下好吗?”节日里娜娜晚间加班到十点多,平时很少加到这么晚,姨夫欣然答应了娜娜。  蜿蜒的湖边,秋风吹落了柳叶,水中浮萍也有一些苍老,偶尔的几株睡莲也没了精神,静静在水面听着草丛中不知名的虫儿最后的绝唱。菁菁考上了北大,家里幸亏有娜娜在,才不显得那么冷清。  “娜娜,你那天问我的网名做什么?”脚踩纷飞下的柳叶,邢凯问出了搁在心里好几天的话。冥冥之中他感觉自己与娜娜,似乎要发生点什么。  酒醒香销愁不胜,何必更向落花行?  去年高摘斗轻盈  夜雨几番销了,繁华如梦总无凭。人间何处问多情?  纳兰容若词?娜娜你是?邢凯在皎洁的月下站住,他眼前出现了凄迷钟情自己的网友,在水一方。  姨夫,我是——在水一方。真是巧合,地球为什么是圆的呢?  这就是网络,明明相识的两个亲人成了陌生人,而由此演出了一幕幕悲喜剧。邢凯感到震惊的同时,又多了一份自豪,原来这个正怀春的丫头是娜娜,看来自己很有魅力呀。  以后只要娜娜加夜班,无论早晚,不用娜娜打电话,邢凯都会主动到商场等她。姨姨说姨夫学会关心家人了。  俩人不再在网上交流文字,一有时间娜娜都会跑到书房请教邢凯,姨姨说我们家有两个诗人。两个诗人在文字里书写着各自的爱慕,那种甜蜜唯有两个人心里清楚,文字里他们品尝着精神之恋。  这天姨姨到姥姥家,说姥姥病了要住几天。娜娜高兴自己可以和姨夫单独相处了。晚上下班回家,洗了一个热水澡,穿着睡衣到厨房为姨夫准备饭菜,做了姨夫最爱吃的红烧肉。等到七点多,姨夫还没回,娜娜着急,饭菜都凉了。打电话过去,听到人声的喧哗,知道姨夫又在外应酬,罢了,自己吃吧。  草草吃完饭的娜娜,到书房上了一会网,感觉无聊,回到房间,拿起姨夫送给自己的诗歌全集看了起来,看着看着竟然睡着了。  邢凯喝的酩酊大醉回到了家,到洗手间一不小心踩翻了洗脚盆,夜深人静巨大的声响,惊醒了娜娜,急忙下床奔向卫生间。  看着坐在卫生间地上的姨夫,娜娜的心揪了一下,上前扶起姨夫。  萍萍——萍萍。姨夫把自己当成姨,看来姨夫醉的不轻。半拖半拽,好不容易将姨夫弄到卧室,娜娜出了一身汗,脱去姨夫的外套与鞋子,放平了身体,娜娜想离开,没想到被姨夫一下抱住:“萍萍——萍萍,我——亲亲。”  娜娜被姨夫拉进怀里,一口酒气的舌尖探进娜娜嘴里,娜娜想吐,姨夫的吻如麻药,让娜娜大脑一片空白,她的眼前出现的是梦中人,那个让自己迷恋的诗歌王子,梦中人的手经过高山,探进茂密的森林,娜娜听到了那晚姨姨兴奋的呻吟……  窗外的月亮恼怒地拉上了幕帘,花园里一朵罂粟竟然开花了,在没有月的夜里。  天亮了,邢凯酒醒了,拿起床头柜上的近视镜,咦,萍萍今天的头发怎么变长了?“萍萍——。”一声萍萍让娜娜转过了身。“啊!”邢凯目瞪口呆,怎么会是娜娜?邢凯的身子一下瘫软在床。 共 695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常见的饮食偏方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