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扬中信息网 > 育儿

英伟达忍痛割肉将命运与这个时代绑在了一起

发布时间:2019-08-15 20:09:18

  本月初英伟达的新年第一季度财报实在是不好,PC需求量的持续下滑,让这家多数营收依赖于PC业务的公司在低谷挣扎。而近日英伟达宣布将在第二季度中彻底放弃Icera移动基带业务,将公司重心专向游戏、云服务器和车载领域。这也许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和一家巨头的自我革命。

  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移动基带业务

  2011年移动浪潮开始席卷全球,彼时的英伟达凭借双核处理器独领风骚,而高通还只能提供基带,MTK更是刚刚进入安卓市场,时隔两年之后才真正掀起低价狂潮。

  暂时的领先并没有让英伟达丧失警惕,他们清醒的看到了自己最大的弱点 只能做芯片而没有基带处理器技术。这意味着,你的芯片再领先,也要搭载与别人的平台之上,才能为或平板服务,而在商业竞争中,这往往意味着受制于人。

  在PC时代Intel就是凭借将GPU集成于芯片组乃至CPU之上,将英伟达排除在了主流市场之外。面对高通在基带和处理器的一体式解决方案上迅猛的研发速度,英伟达并不希望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自己做不了,那就只有一条路 收购能做的公司。

  于是同年5月,英伟达花费 .67亿美元收购Icera的移动基带业务,接着一口气推出Tegra 、Tegra4和Tegra K1等产品,一时间成为了众多国产配置竞赛的宣传噱头,我们依稀能记得某些厂商召开新品发布会时,高调宣称首先搭载了最新的Tegra芯片,并秀出跑分的场景。

  然而几年过去,移动芯片市场格局基本成型,低端有联发科和展讯等国内,高端有高通和三星死死守住份额,留给英伟达的市场空间已经很小,当初被看好的收购并没有帮助其保持领先地位,再加上一直无法整合基带和应用芯片,英伟达放弃Icera也是无奈之举。

  车载芯片的火苗已燃烧多年

  中国有句古话叫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移动设备芯片业务的错失并没有让英伟达持续萎靡,因为他们早已经开始布局其他领域。

  近年来英伟达一直试图成为全球领先的汽车组件供应商。十年前英伟达就曾经与德国大众公司有过合作,后者希望英伟达能够为奥迪车型提供 D显示技术。而最终完成这一工作英伟达用了6年时间,远超出其开发游戏芯片所需要的 -4年。

  于是英伟达发现,为汽车设计芯片是一个重新学习的过程、人们会接受游戏机和出现重启,但无法接受行驶中的汽车出现中控台死机和重启现象,这不但影响安全还提升了后期保养费用。

  英伟达处理器在奥迪A8和特斯拉Model S车型上的成功,预示着其已经成功的把业务从PC、移动设备和游戏主机扩展到了充满未来空间的汽车显示屏和自动驾驶系统。 三心二意 的英伟达开始赢得了保守传统的汽车厂商的信任。

  看好汽车、孤注一掷的英伟达

  最近一个财年英伟达的营收为47亿美元,而其中车载芯片的销售仅占4%,公司预计今年汽车芯片业务的收入将超过1.8亿美元。

  于是成功进军系统的英伟达并没有就此满足,他们的目标是更具想象力的自动驾驶领域。最终在2015年CES上,英伟达拿出了Tegra X1处理器和Drive PX汽车自动驾驶计算平台。

  凭借X1超级计算机的运算能力,汽车可以处理多达12个车载摄像头的视频,实现环绕视觉和自动泊车功能。配合其邮票大小的尺寸,英伟达希望其能为汽车提供包括车载娱乐系统和辅助驾驶系统在内的多项解决方案。英伟达预计到2020年将有超过 000万辆汽车搭载该公司的芯片。

  随着智能和平板等价格的快速下跌,以及中国低价芯片厂商的加入,移动设备的利润率逐年降低。而汽车的单价要远高于智能,销量也是千万级,车载芯片的利润也要高于智能。英伟达的这次自我革命也算是在顺应时代的发展。

  黄仁勋出任CEO以来,一直在努力减少公司对PC业务的依赖,扩展服务器和汽车等相关芯片的业务,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即便是面对汽车厂商漫长的生产周期和产品快速的更新周期之间的对立,黄仁勋仍表示 当你与汽车厂商合作参与他们的开发过程,你会慢慢接受他们的文化,整个汽车产业正渴望被重塑 。

智慧物流-物流产业-智慧物流头条新闻资讯
2017年大连金融Pre-B轮企业
院旁院模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