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扬中信息网 > 育儿

绿野传奇小说猎物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38:46

有一家两兄弟,哥哥叫张狂,弟弟叫张善,张狂贪心霸道,张善心地善良,哥哥把家中房屋、牛羊、田地都占了,却把母亲分给弟弟供养。  弟弟啥都没有,拿什么供养自己和母亲呢?还好弟弟张善从小勤奋好学,跟一个老猎人学得一手下套子的绝活,他开始每天都能拴到一些獐子呀,野兔呀、岩羊什么的,拿到市上换些米面油盐,可后来,天天都没有收获,他换一了种方法又一种方法,换了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都没有收获,这下他有点慌了,他请了老猎人来帮忙,可他去取猎物时还是一无所获,他再次去请老猎人,老猎人看后也没说什么,只叫他细心观察,定有收获,通过观察他发现了一个很大的奇怪的脚印,这个脚印像人的但是比人的大多了,他把盖在脚印上的树叶扒开,脚印陷下去好深,人的脚印怎么会陷下去这样深呢?  这一天他又去取猎物,见一黑影在取他的猎物,他刚想追过去,那黑影很机警,听到周围有声音,便迅速取了猎物,在森林中几窜,就没有影了,这是什么东西,张善没看清。  接下来几天,张善都一无所获,他想不透是什么东西,连他的套子也套子不住,这样狡猾。  第二天张善装扮成了老虎,藏了刀在身上出去了,他的套子套了一只虎,那黑影见了很高兴,“嘻嘻!今天拴着一个大的了。只是不知是活的还是死的,怕是在装死吧?”  虎没有一丝声响,黑影把虎扛在肩上,穿过了树林,虎似乎动子一下,她不放心肩上的猎物,说到:“你可能是活的,我把你从岩石上滚下去摔死,再说!”虎一点声息也没有,黑影放心了,“居然你是死的,我就不摔了,免得去下面扛上来。”  黑影好不容易把虎扛到家,累得快不行了。“啪”的一声丢在地上,“累死了,缓口气再剐。”  “嗬!今天得了只虎呀!”娃儿们跑出来,拿着金碗,金刀,金盆,准备接血,砍肉,有的要心子,有的要肚子,黑影累得很,就说:“你们剐,我睡一会。”说罢倒在锅桩门前就睡着了。  娃娃们来剐老虎,老虎一声吼立了起来,把个娃娃吓晕死了,虎皮一脱,张善从虎皮中跳了出来,黑影睡得很死,张善上去把黑影翻了过来原来是一野人。他举刀俗砍,身上一激灵,一个善念来到心头:“她为了孩子,只偷了我一点猎物,何必伤她性命。”张善把虎皮披在了她身上,还索性把自己身上的干粮也解下来放在那里,什么也没有拿转身走了。  当天深夜张善听见外边有响动,张善出来一看什么也没有发现。  没过多久张善,就修了房子,买了田地,过上了幸福生活。  他哥哥看到了心里纳闷儿,我只分给他一老妈,咋个一下发了呢?正在那儿左思右想不得其解的时候,张善来请哥哥吃饭。  吃饭时,哥哥几次欲言又止,张善看出了哥哥的心事,笑笑就问:“哥,你有什么心事说出来吧?”  哥哥鼓起勇气:“兄弟,你分出来时啥都没得,怎么一下就发财了?”  张善有些生气:“多亏你啥子都不分给我,分个有病的老妈给我,这就叫好人有好报,天再干也饿不死瞎家雀。”  哥哥有些愧疚,“亲兄弟,是哥哥不对,可也不能看哥这样坐吃山空吧!”  在哥哥的软磨硬泡,死缠乱打下,张善这才说出必家的经过。  话刚一说完,张狂小眼睛一骨碌,“张善啊张善,你太傻了,把你的套子,刀子,虎皮都借一用,我准能发大财,这样机会怎么会让你这样的笨蛋碰到,我怎么遇不到,老天不公啊!”  几杯酒下去,张狂小眼珠又骨碌一转,计上心来,“弟弟,以前都是哥哥不好,这次哥哥改了,你把套子,借哥一用,发财了咱俩一人一半。”  张善看到哥哥一幅可怜相,很不忍心,便同意了,张狂拿到了套子虎皮,眼里放光,放下酒杯,一转身就走了。张狂走后,张善略微一想,装扮了一下也一转身出去了。  张狂得了猎具,很快便到了张善的下套的地方,当几下一切就布置停当,他做起发财梦,他睡着了,他梦着自己杀了野人得了无数金银珠宝。一会儿,野人就来了,野人左瞧瞧右看看,不见异常便扛起猎物走过树林,张狂动了一下,野人来到岩边,举起猎物要扔下去,又不见动静,便放下来,带回去了。到家时“嘣”的一声丢在了地上,张狂被摔醒了,吓得一声不敢出,野人对屋面大喊一声“娃们你们来剐,我累了,睡一会儿。”  张狂心里是十五个桶打水七上八下,但不敢动,一会儿野人睡着了,野人娃们有的拿金刀,有的拿金盆,有的拿金碗,要剐他,他再也不敢装死,一下爬起来一阵乱刀砍了死野人娃娃,又一刀杀了野人,卷了金银轻手轻脚出了门,头也不敢回一下来到岩边,发现没有什么追他,这才美滋滋地坐下休息,开始做起发财梦,可刚喘了口气,准备要走,森林里冲出一野人大吼一声,挡住了去路,张狂抬头一看,原来是被他杀死的那个野人,张狂吓傻了,他一愣神差点被捉住,野人紧逼过来,他拼命抵挡,可他哪里是野人的对手,眼看就要被挤下岩去,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森林中又杀出一矮小的野人,天哪一个野人就已经够受了,怎么又来一野人,不怎么回事,转眼间两个野人打了起来,矮小的野人大叫到:“哥哥,你还不快走。”  可张狂哪里还走得动,他发现自己的裤裆居然湿了一大片,脚也不听使唤。  先前那野人对后来的野人说:“你哥,杀人越货,害我一家性命,他死有余辜,你愿意替他去死?”  后来的野人边挡,边说:“只要你放他一条生路,我愿替他抵命。”  张狂一步也动不了,矮小的野人渐渐不支,也被逼到岩边,只见高大的野人一声大叫:“一同去死吧!”  矮小的野人和张狂一起掉下岩去了,岩很高,掉到一半高时,矮小野人的假发落了,张狂发现来救自己的原来是弟弟,他流出了眼泪:“弟弟,你真傻呀,你这不是白白送死吗!”  张善很有感情地:“能为哥哥而死,也不枉兄弟一场。”  这时上面的野人手一挥,伸出一只很长的手,一把抓住两兄弟,再一收,把两兄弟放到岩顶上,野人在自己脸上一抹了把,野人不见了,一个须发全白的老人,拄一拐杖站在那里,“张狂啊张狂,你今天本来应该死的,但念你弟弟对一片赤诚,本山神就留你一命吧!”  张狂、张善叩头如捣蒜,等他们抬起头来,白发老人已站在空中,“去吧,张善你善有善报,那些金银就是我来给你的回报,张狂贪心不足,必成贪心猎物。”话音在空中袅袅有余音。  张狂把金银背回家打一看全是石头,他老婆一怒,拾起石头砸了过来,“你个窝囊废!”  张狂的脚一下就被砸折了,怎么也治不好,从此以后他就成跛子。  张善见哥哥的脚伤后,哥嫂日见困难,不忍心,就把哥嫂也接家来一起生活,张善善良又勤劳,加上妈妈又督促得紧,哥嫂也逐渐改了好吃懒做的坏毛病,一家人的日子渐渐好起来了,他们活得甜美而又幸福。  可天有不测风云,这一家人的和美日子没过多久,又起了风波,嫂子觉得这日子又苦又累,没意思要和哥哥离了,张善是左劝右劝,左保证右保证,又拉上哥哥给嫂子赔罪,这才安抚下来,又才过了一段安稳的日子,为了让日子更安稳,张善是更加的勤劳了,哥哥的懒脾气也改多了,两弟兄是起早贪黑地捕猎,嫂子和妈妈也把家里打里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张善的脸上充满了笑意,他越干越有劲。  一天中午,张善从山上取猎物回来在院子遇到了嫂子,嫂子见张善背了好多猎物,很是喜欢笑着对张善说:“兄弟,咱家这日子真的有过头,只是还差一样?”  张善很和善地问道:“嫂子,差啥,缺啥,嫂子尽管吩咐,兄弟去挣去买就是了。”  嫂笑而不答,张善心里着急,生怕嫂子心中又生变故,家里的生活又起风波,更着急地摧嫂子说。  嫂子见小叔子,着急的样有些就想逗他玩笑一下,就只站在那里笑道:“兄弟真不知道?”  张善见嫂子不说一着急就问:“差东西,生活不好,嫂子是不是又想走?”  嫂子红了脸:“兄弟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嫂子是那样的人吗?以前是嫂子嫌弃那懒东西,不长进。现在他也变好,你对我们又这样好,我还要走,那我还是人吗?”  “那嫂子你说,差什么?兄弟马上去办!”张善见嫂子这样从来没有过的和善,张口就说了出来。  嫂子见有机会可乘,更见缝插针:“兄弟这可是你说的,办不到嫂可要拿你是问了?”  张善见嫂子这般急切心想怕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吧,更一口答应了:“要得,嫂子你说吧。”  嫂子不慌不忙地说到:“差个人?”  张善有些为难了:“这……”  嫂子哈哈一笑:“兄弟你可一口答应的哟,这什么哟?”  张善勉强说到:“那你说吧,差个什么人?”  嫂子笑得更爽朗了:“差个兄弟媳妇,怎么样,你办得了吗?”  张善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嫂子是笑得前俯后仰“我兄弟这样能干的人,也有办不了的事呀!哈哈哈哈……”  张善低头不语,嫂子走过来:“兄弟,嫂子替你张罗一个天仙一样的妹子,怎么样?”  张善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嫂子笑着出去了……没过多久张善就结婚了,新娘真的是天仙一般,这天张家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宾朋满座。  张善喝多了,客人散去后,他就睡下了,一觉已是第二天的天明,睁眼一看啥都没有了,房屋没有了,母亲不见了,哥嫂不见了,新娘子也不见了,自己置身于一片丛林中,他正在纳闷是怎么回事时,听见有人叫他,可四处张望不见一人,他刚想走出这片森林去找他的家时,又听有人叫他,他抬头一看,只见天上下来四人,这四人正是他的母亲,哥嫂和新娘。  四人来到他面前叫到:“韩湘子,尘缘已了,请随我等上天当神仙去吧!”  张善惊愕地看着他们:“你们……我——韩湘子”  张善有些将信将疑,“我是韩湘子,我也能成仙?”  四人齐声:“你就是韩湘子,积水成渊,积善成仙。”说罢一朵祥云飞来,四人轻轻一跃上了云端,手一招张善——不韩湘子也身轻如燕,也上起了去端,祥云起动,五人一起上天而去,从此他们就一起铲妖除恶,造福人间。 共 372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患上不射精症还能生育吗?怪不得老是怀不上
黑龙江好的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