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扬中信息网 > 游戏

绝对武者 第八十二章古东平表示有问题!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0:20

绝对武者 第八十二章古东平表示有问题!

莫健伟见只有亚尔维斯迎接,他一眼就看出是下贱的狗族人,别见他打扮的干干净净,但是一股狗腿子气息他远远就能闻到,莫健伟最看不起弱小异族人,对古东平的怠慢他心中更气。

但他也不是傻子,想到来之前幕僚和自己说的话,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亚尔维斯明锐感觉到了旁边男人对自己的厌恶,还有对古东平的不满。

这种没来由的厌恶自从被古东平俘虏后,好一段时间他都没有过,毕竟古东平本身不歧视异族,手下异族更是不少进入核心。

说实话这种感觉很糟糕,亚尔维斯之前做部落首领时和人类交易,就深刻体会到了有些人类的傲慢,而且是毫无缘由的傲慢,正因为厌恶这种感觉,他才会对古东平尽心尽力,因为古东平给了他尊重。

所以亚尔维斯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走到古东平战斗过的地方,亚尔维斯“好心提醒”道“莫城主要小心,主人刚才和血匠门战斗过有毒气残留,过的时候一定要屏住呼吸。要不然会出现不适。”

莫健伟看着已经初步打扫过的战场,心中冷笑,什么样的战斗有如此厉害残留,真当古东平是盘菜!亚尔维斯不说还好,他一提,莫健伟不由多吸了几口。

果然没有事!莫健伟脸上哂笑,他看了看亚尔维斯,再回身看了看黑红残留,不言而喻,然而,再走几步,他突然脚步一软,往前倒去。

见此亚尔维斯大急,忙去扶,不过却以一指只差,只能“眼睁睁”看着莫健伟倒地。而且不过他站位有些“巧”,挡住了莫健伟身后的护卫,所以护卫只能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城主摔了个狗吃屎。

深感“自责”的他连忙连拽带扯把莫健伟扶了起来,可怜的莫健伟毫无反抗之力,“一不小心”刺啦一声,衣服扯了一道口子。

见此亚尔维斯点头哈腰,一边不断道歉,另一边嘭嘭!帮他拍打灰尘,当莫健伟终于缓了一口气,连忙喝道“快住手!快住手!你是想要打死我!”

到此狗族人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停下了动作,让一旁莫健伟的护卫终于有机会接过失去了战力的城主。

莫健伟急速运转源力消除毒性,感受体内顽抗的毒,他心中再没有对眼前狗族人的歧视,也没有了对古东平发火的念头,心有只有一个念头浮现,战斗残留如此厉害,那古东平又是什么怪胎。

他突然觉得古东平霸道有霸道的道理。

......

古东平此时正在和谢飞鹏和狼孩联系,突袭三处据点行动出其不意,现在来看一切很顺利,但是因为他行动前定下尽屠的目标,现在血匠门没有剩余成员,要想要接手血匠门产业势必要多费点功夫。

还好古东平对此早有准备,制定作战计划时,尽屠目标是他主张定下的,谢飞鹏等人都是主张适可而止,抓一批,放一批,不过被他否决了。

收编血匠门剩余人员不难,而且作为老牌势力,即使上层武力略显不足,但是在其他方面,例如符文、锻造领域是有些人才的,收编有利于缓解古东平人才短缺局面。

但他依然力排众议,坚持全面屠杀。

原因其实很简单。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归根结底古东平这个小摊子,还是底子薄弱,不打出名头来,哪来的威严,哪来的敬畏?

针对天蝎的行动只能算是第一棒,针对血匠门的行动才是一击重锤!

邪风天蝎一方古东平伤了它们筋骨,杀的武者也并不比血匠门少,导致天蝎迫于古家方面的压力藏得更深了,但是反击天蝎可以作为当头棒喝,象征着他真正进入东陆势力角逐资格,但做不了“鲜亮典型”。

因为虽然有关邪风天蝎,他杀的玉阙境武者不少,但是蝎王未死,天蝎长老不死,天蝎还有卷土重来的底蕴,作为矗立在东陆暗面几百年古老组织,这点风浪不知经历了几回。

而血匠门不一样,今天被古东平断了传承。除了机缘巧合,某一天《铁棺功》重见天日,或是有关血匠门遗迹出现,血匠门真的是被扫入了垃圾堆。

即使传承重现,血匠门还是血匠门么?

灭传承,如同诛戮满门,这才是古东平想要的重锤!

古东平自重生以来,刺杀不断,埋伏不少,别人遇不到,看不见,乃至不可能的奇葩事件,像是安了雷达一样往他身上蹿,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灭了血匠门,这些小烦恼就没有了,以后再有类似血匠门之类的暗杀小组织盯上他,就要首先想一想血匠门的教训。

无论你是谁的棋子,我古东平不管,也管不着,但是你想跑,想退出,没门

绝对武者  第八十二章古东平表示有问题!

!你敢犯我,我就敢杀人!

何以止杀,唯有杀戮!

这是古东平前世今生,心中最大的道理,没有鲜血的崛起,纵观历史长河,不外乎为别人做了嫁衣,君不见人族崛起,人皇剑下几多极境武者?

至于血匠门部众是否有无辜人,古东平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他的感情没有怎么廉价,自己人都保护不好了,还管敌人!这种小心思就是扭捏的笑话。

月色清凉,繁星挂满了天窗。

莫健伟步入正堂,古东平才起身相迎,他先开口道“这一次小子报仇心切,没有事前告诉莫城主,实属有难言之隐,万望见怪。”

古东平已经想过莫健伟给他几句冷眼冷语,但是他却没想到莫城主已经在他手下人吃瘪。

莫健伟哈哈一笑,看不出一丝气愤“古公子说笑了,血匠门这种下三滥组织人人得而诛之,不要说你和他有仇怨,即使是我在大街上遇见血匠门门人,一定二话不说,砍了再说!”

坐下的古东平闻言略感诧异,什么时候临磁镇城主怎么好说话了,只看临磁镇已然午夜还是如同华灯初上,街上人影憧憧,这城的经济水平能差?

临磁镇和清河镇差不多,经济繁华的很,类似城镇的城主虽然比不少郡城主,但是比隆尧县卢志永这个小城主强多了。

能坐上临磁镇城主的位置,就说明莫健伟不简单,这种有钱有势的城主什么时候怎么好说话了?

难道拿错剧本了?还是这个莫健伟有其他小心思,无事献殷勤的莫健伟在古东平眼中那就是非奸即盗,所以他很诧异。

古东平心中惊讶,表面不动声色,让侍立的左右奉上了茶水,这一次杀的彻底,端茶倒水都是随行战士。

他再道“这一次来时匆忙,左右都是粗汉子,刚刚战斗完,礼数不周,莫城主不要见怪。”

莫健伟推了推茶盏,没有喝,调整了一下坐姿,呵呵一笑“古公子又说笑了,这些战士刚刚铲除了一颗毒瘤,都是有功之臣,这些活计哪是战士做的,能喝上功臣的茶水我的荣幸。”

这话说的让旁边侍立的战士脸泛荣光,挺了挺胸,哎呦!古东平心中大叫。

不知道亚尔维斯刚才给莫大城主上了一课,他心中更加惊疑,不动神色的喝了一口茶水,放下茶盏的瞬间,他低头一瞥惊道“莫城主,你的衣服怎么破了?”

也不怨古东平之前看不见,而是莫健伟被扯的是右半袖,他现在左半边朝向古东平。

终于莫健伟脸上表情一滞,皱了皱鼻子,也只有一瞬间,他脸色霎时间已经恢复了正常“来的匆忙,出门时,在车上刮的。”

不过面对面的古东平看了个完全,他看见连后面跟着的护卫也是有些难为情,以为他有难言之隐的古东平给他一个眼神,扯开了话题。

古东平不是傻人,以为这是他大后方出了问题,难道是来的时候惹得夫人不高兴了,这午夜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古东平换了个话题“莫城主,血匠门在临磁镇有三沂园这处产业,一个刺客组织活的如此滋润,你们城主府的工作做得可不到位?”

莫健伟面色一苦,抱屈道“古老弟,你要明白我的苦楚,临磁镇产业大是不假,这都是因为城主府贯彻放任自由策略,只要不违反帝国禁令,城主府都是不插手的。”

“不过古老弟既然提了,我们城主府一定改,一定改!”

接连聊了几句古东平肯定莫健伟确实在暗捧他,这一发现古东平没辙了,古东平认错,莫健伟抬高他,古东平让他认错,莫健伟果断认错。

没法聊了,古东平无语的发现,他是希望莫健伟和他起冲突的。

他想借莫健伟传达出他灭了血匠门的消息,可是莫健伟不接话茬,聊天没有互动,基本上他说一句就是一句,难道古东平要直接说我灭了血匠门么?哪有怎么说话的。

不出意外,古东平之前认为拿下血匠门产业会出一点问题,但是好吧,他想多了,莫健伟想都没想一口答应,而且言之凿凿。

“古老弟为帝国除害,一切都是应当的,别的不敢说,血匠门在临磁镇方面产业交接不会出现问题。”

古东平目送莫健伟远去,眉头紧锁,怎么好说话,怕是有问题!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费用高吗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能报医保吗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在什么地方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手术价格表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路线查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