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扬中信息网 > 游戏

黑卡 第二百七十七章 于家要摸石磊的底(为起个名真的很麻烦盟主贺)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9:28

黑卡 第二百七十七章 于家要摸石磊的底(为起个名真的很麻烦盟主贺)

于行健笑着坐下,说道:“一个客户,昨儿在我那儿提了辆总裁。”

“一辆总裁而已,还值得三叔你特意去敬杯酒?”说这句话的,竟然是石磊的一个熟人,于德平。

于行健是于德平的三叔,他的大哥就是于行止,也就是于德平的父亲。

“本身是没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不过是魏家那位大小姐亲自带来的,而且好像他跟魏星月很随便的样子。不过我前思后想,也没想到他有可能是吴东城里哪家的孩子。可能是外地的吧,也不知道怎么跑到吴东来了。”于行健没多想,自己又喝了一杯酒,道:“大哥二哥,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于行止点点头,拿起湿巾擦擦手,但于德平却突然问道:“跟魏家那位大小姐很熟?三叔,你那个客户不会姓石吧?”

“就是姓石,名字也是石头,不过是三块石头。怎么着,你认识?”

于德平摇摇头,说:“谈不上认识,见过一面。”一想起那天石磊带给他的羞辱,于德平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于行健倒是没太注意这些,只是继续说:“说起来也有些怪,能让魏家那位大小姐亲自引荐的人,买辆二百多万的总裁,居然还要贷款。要贷款就算了,毕竟银行利息低么,欠着银行的钱也没什么。可是他好像连首付都困难,一开始甚至只想给我个三四十万就把车提走。要不是魏星月亲自帮他说的,我还真懒得搭理这种。行径古怪,总有种说不上来的劲儿。但看他跟魏星月处的好像又极其随意,反倒是魏星月有点儿上赶着的意思。我就琢磨,要不然是哪位大员家里的小孩,手头上或许不方便,我干脆就没让人跑银行,直接自己压款让他提了车。今天也是凑巧遇见,琢磨着万一真是哪位大员家里的小孩,连魏星月都要跟人拉关系的,我要是能攀上这条线,说不定以后也有好处。”

于行止点点头,他们这些商人,别看手里钱不少,可在政府官员面前,人家还真不把你当回事。当然了,这也要看级别。但如果是连魏星月都要上赶着的,那位置肯定低不了。

于德平又说话了:“三叔你这次可能看走眼了,那小子啊,是既没钱又没背景,我让人查过,他家里就是润州一个没名堂的家庭,父母都是工人。”

“瞎说,普通工人的背景,值得魏星月上赶着去帮他找你三叔谈价?”于行止其实对自己这个儿子特别不满意,但凡于德平能有他们兄弟三人任何一个的十分之一,现在也不会是这个德行。但是没办法,他就于德平这么一个儿子,也只能由着他了。

但是面对于德平这明显不着调的话,于行止还是出言呵斥。

于德平急了,道:“我真没瞎说,我调查过他。好吧,我承认,我跟他之间起了点儿冲突,那天在青龙山那边的高尔夫球会遇见的。当时那小子正跟门口的保安磨叽呢,人家都不让他进去。我也没想到,后来魏星月会为他出头……”

在于家三兄弟的追问之下,于德平把那天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当然不会说是自己屡次三番的挑衅,也不会说最后他被石磊弄得灰头土脸的事,关于冲突只是一笔带过,着重说的是他发现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你们想啊,如果魏星月真的是要上赶着跟他接触的,看到我跟他起了冲突,肯定要第一时间出来吧。可是,她躲在一边看了半天的戏,就说明她也不想多管。要不是那小子把她叫了出来,她指定不会掺合。当时我也没明白,事后一想这不对啊,于是我就找人查了一下,发现他就是吴大一个普通的大四学生,家里更不谈了,估摸着他能考上吴大就算是光宗耀祖了。然后,我发现他好像研发了一个什么APP,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似乎有不少人都对那个APP感兴趣,想给他投资。我认识的一个人,正好在咖啡馆看到投资人跟他谈的,结果那小子倨傲的很,根本就没答应对方的投资请求。我估摸着啊,魏家也想要他那个APP,估计是项目不错吧,但魏家肯定不是想投资,我琢磨着应该是想直接收购。那小子能到三叔那买车,估计也是仗着自己很快就能有钱……”

于德平说到这儿,于行健倒是一拍腿说:“还别说,大哥,德平分析的有些道理。那个姓石的小子最后是连税费和保险一共付了我七十五万,多奇怪一数字?然后还说三个月内就能把钱还给我。之前我一直为这事儿奇怪呢,既然只要三个月,何必还贷款,哪儿找不出这一百来万啊。依着德平这么一说,还真是没准儿,那小子知道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拿到一大笔钱,又或者是他已经接受了投资,每个月都能从公司套现一笔出来。数目不用大,毕竟才一百来万,每月一期也就四五十万而已。真要是有个不错的软件项目,这种程度的套现是很正常的。”

于行止想了想,还是决定稳当一点儿,指着于德平说:“你别给我到外边瞎闯祸啊,我知道你肯定憋着找机会教训那个姓石的小子,但是,在咱们没有彻底摸清楚他的来路之前,你不许轻举妄动。毕竟这里头牵扯着魏家。就算最后证实他的确什么也不是,就是仗着手里有个项目被魏家看上了,算是恃宠而骄,你现在也不能不顾及魏家的脸面。最起码要等到他和魏家这事儿完结之后。”

说着,于行止又望向于行健,说:“老三呐,那小子在你那儿提了车,挂的是临牌吧?”见于行健点头,他又说:“那他过些天还得去你那儿办理上牌的事,你趁机摸摸他的底。要是真如德平所说,那就算了,一百来万,兹当是给魏家面子,压三个月也没什么。但万一德平调查有误,一个连魏家都要上赶着的人,你得把握把握。到时候说不得还要借德平这事儿,让他好好给人家道个歉,咱们真有可能攀上一条不错的线。”

于行健点了点头,于德平却不干了:“凭什么啊,凭什么让我给他道歉?”

于行止一瞪眼,骂道:“如果他不是你调查出来的那样,而真的是一个让魏家都要低头的主儿,你给他道个歉,怎么着还委屈你了?别等着哪天人家再想起你来,你以为到时候我和你两位叔叔能保得住你么?”

于行礼是于德平的二叔,他和于行健一起说:“德平,你爸说的对,他这也是为你好。而且,这不是还没到让你道歉的时候么?还得先摸摸底。”

于德平无奈,只得垂头丧气的答应下来。

成都治疗阴道炎费用
云南治疗卵巢炎方法
山西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成都治疗阴道炎医院
云南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