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扬中信息网 > 历史

江南飞来横祸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38:47

一、  七号楼一单元的大老张娶儿媳妇,整个楼道都喜气洋洋,大门上和楼道里贴上了大大的红喜字,楼道门外挂上了大大的喜字灯笼,更增添了喜庆气氛。  人逢喜事精神爽,大老张逢人就哈哈笑着,一边作揖一边给烟给糖,边说着:“大家辛苦,中午都去喝酒啊!一定去啊!”  几个忙事的青年人,手里拿着高升,不时地点一个,“咚——吧——”“嘭——”空中传来一阵阵清脆响亮的鞭炮声。  孩子们更是有了热闹的好机会,在楼道里跑上跑下,叽叽喳喳,打打闹闹,像过节一样。  突然,二楼道里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打乱了这浓浓的喜庆气氛,接着就是女人拉着长音的哀嚎,尖细而刺耳:“我……的个天……哪……这叫我怎么活呀……老天爷呀……”哭喊声悲悲切切,令人心酸难受。  大老张一下子怒从心头起:“这是哪个不开眼的东西啊?我娶儿媳妇你嚎丧啊?这不是欺负人么?”边说着边要闯上去问个究竟。  帮忙管事的尽忠拉住大老张说:“你等等,我去看看是谁,怎么回事,你先别生气,碍不住谁家有什么过不去的伤心事也说不定。”说着进了二楼道。  一会尽忠出来了,拉着大老张到旁边没人的地方悄悄地说:“你别生气了,是二楼的进强媳妇哭的,听说进强在南边拉货,出了事,死了,她心里难过才哭的。我给她说了,这边办喜事,叫她将就着点,现在人也还没运回来,先别大声哭。你放心吧,没事了!”  大老张仍然有些不高兴,骂骂咧咧地数落着。小区大门口礼炮响起来了,大老张和忙事的人们都急忙往外跑着迎亲,也顾不得有人哭的事了。  晚上喝喜酒的时候,大老张一查礼单,进强家还封了礼,按村里的风俗凡是封礼的都得请来喝喜酒,可如今也没法请他家了,大老张心里说,等过后去他家坐坐,安慰安慰吧。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听见很多人哭起来,大老张披衣从窗户往外一看,只见加长大卡上拉着一个人的尸体,好多人慢慢往下抬,很多人围着哭。大老张估计是进强被运回来了,看着心里也不是滋味,转身想下去帮忙,立马又停住了,一者自己家喜事还没忙完,怕沾了晦气,二者见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不过去了吧。  晚上跟进强一起去南方拉货又把进强尸体拉回来的进宝来喝喜酒,酒席上大家七嘴八舌地问起进强的死因。进宝喝了几杯酒,向大家诉说起事情的经过,这才解开了这场祸事的谜团。  二、  三月桃花朵朵开,花绽风动蝶飞来。春暖花开的时候,令人精神振奋,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从年前回来,到现在三个多月没出去拉货了,久静思动,进强找到进宝商量说:“你看现在天也暖和了,咱们再去南方拉货吧?弄好了一趟就能挣它三两万,老是这么闲着还不坐吃山空啊?”  进宝也觉得进强说得有理,虽然去南方拉货并不容易,可去一趟确实挺挣钱的,进宝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往南方去的路上一切顺利,很快到了一个大型的物资集散地,进强说:“先在这里停一下,打听一下看看行情怎么样再说,不行就再往南走走。”于是二人就把车停在路边的一个小旅馆里,在这里住下了。  打听了几天,价格还可以,就是货的质量不太好,进强有些犹豫。二人商量明天再往南去看看。谁知当天晚上就出了事!  晚上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阵阵风吹打着雨点不时地啪啪打在窗户上,空气憋闷得令人喘不开气。  二人没法出去联系货源,正无聊地在房间里看电视,忽然楼下传来男女争吵打骂的声音,进强推开窗户往外看,只见楼下路口有一男一女在推搡扭打,不时传来男人的打骂声和女人的哭喊声。进强张口就喊:“嗨!干什么呢?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楼下的男人怒气冲冲地指着楼上说:“我打自己的老婆,关你屁事!少管闲事滚一边去!”  进强一听很生气,起身就要下去和他理论,进宝拉住说:“哥哎,咱们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遇上麻烦事,挣不到钱不说,弄不好还会财货两空,别惹事了!”进强这才强忍住没下去。那男人也悻悻地边骂着女人边踢了两脚,转身向小巷里走了。  女人靠着墙边嘤嘤地不停哭泣,进强翻来覆去也睡不着,生气地起来对进宝说:“不行,得下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进宝往下看看,见那男人走了,只有女人在,觉得也没什么事,仍然有些担心地说:“下去看看可以,千万可别惹麻烦啊!”进强挥挥手:“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次出来,这边跑过多少趟了,还会有什么事?就你胆小,你等着,我去看看就回来。”进宝说:“我们还是一起吧,我还是有些担心,万一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那好吧,你跟在我后边。”  来到楼下,看见那女人蓬头垢面的,脸上还有被打破的伤在流着血。进强动了恻隐之心,问道:“喂,出什么事了?他为什么打你啊?”那女人听见有人问,哭的更伤心了。进强又问了一遍,她才边伤心地哭着,边支支吾吾地说,那人是她的老公,嗜赌成性,家里什么都被他输光了,今天又输了,欠下一大笔赌债,回家逼着她拿钱出来,没钱就打她骂她,还要把她卖了还赌债。进强听了,忍不住骂那个狠心的男人,从怀里掏出二百块钱塞在女人的手里说:“我出门在外,钱也不多,这点钱你拿着吧!快回家吧,这么晚了你在外边也不是事啊!”女人更大声地哭了:“家里的房子已经被他卖了,我哪里还有家啊!”“那这半夜三更的还下着雨你怎么办啊?这附近你还有什么亲戚么?”女人擦着眼泪说:“有个表姐家住城东,明天就去找她。”“那你今夜里怎么住啊?”女人说:“我就在这里蹲一夜吧,等天明了就搭车去城东。”  进强说:“那怎么行啊,虽说是春天了,一下雨还是有些冷啊。要不这样吧,让这家店老板给你开个房间,你先住着。”进强进了旅店,让老板在楼下给开了个房间,安排女人住下,说:“我们上去了,你放心休息吧,一切都明天再说。”  第二天天刚亮,就听见有人争吵,进强下楼一看,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脸色蜡黄,抽烟熏得满嘴牙又黄又黑的,说话公鸭嗓,两眼还不时地眨呀眨的滴溜乱转。那人正和旅店老板争执,看进强两人下来了,老板说:“昨晚是他们安排你老婆住下的。”  一句话没说完,那人上来一把抓住胸口的衣服,挥起瘦瘦的拳头就要打。进强一把抓住他的干瘪的拳头,一较劲,拧到他的后背上,说:“你这人属什么的?上来就动手动脚的!老子是山东的,还怕你小子这两下子!”那人被进强扭住胳膊疼得哇哇直叫,说:“快放手!放手!疼死了!”进强把他使劲往外一推,那人咚咚咚一溜趔趄退到墙根,一屁股坐在地上,边哭着边喊:“杀人了!杀人了!”  进强挥起拳头又要打,旅店老板说:“哎哎,别打了,在我店里出了人命我可受不了啊,要不你们出去打去!”进强说:“老板你看,我们刚下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抬手就打,可不怪我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板说:“昨晚他们两口子不是在门外吵闹的么?天明他来找老婆,找不着了,就赖上我了,说我给藏起来了。我只得把你给安排住处的事说了,天刚亮他老婆就走了,他就不依不饶,非得问你我要人,你看看这事弄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我到哪里找他老婆去?无缘无故惹上这麻烦,你招揽的你解决吧,我可没办法管这事了!”  进强说:“我昨晚是看她可怜才给她安排房间住下的,之后就再也没见她,我哪里知道她去哪里了?你爱到哪里找到哪里找,我没工夫管你这个!”边说着边往外走,那瘦男人竟一下子窜起来抱住进强的腿,然后人坐在地上,嘴里嚎着:“就是你们给拐走了,想溜没门!快还我老婆!”撒泼耍赖起来,进强推也推不开他,走也走不了,惹得他怒气冲天,用力挣脱的时候踢了一脚,瘦男人躺在地上哭喊乱叫,进强还要揍他,进宝拉住说:“快走吧,别逞强了,惹出大事就麻烦了!”进强这才骂骂咧咧地出去发动车子往南边去。  三  工夫不负有心人,往南跑了三四十里路,停下车一打听,货源充足,价格也合理,二人心里很高兴,立刻开始收购货物,两三天就收购了一大车。进强高兴地对进宝说:“这一车货回去少说也得挣它个三四万!咱们跑上它几趟,今年就发了!你看,跟着我干不亏吧?”进宝说:“哥啊,差不多了,咱回吧?”进强说:“好,今天再收一下午,明天就走。”二人看着装满车的货物,盘算着回去后翻几倍的价钱,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晚上两人高兴地喝了点酒,就在车上早早地睡下了,明天得早起赶路。大约九点左右,忽然被远处嘈杂的人声惊醒了,进强在驾驶室里坐直了身子向远处望,只见不远处灯笼火把的一片,正人喊马叫地往这里跑来。进强和进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得呆在车里观望。一会儿人们来到车跟前,有人说:“就是他们,没错!那天他们开车跑的时候我看见了,我认得他们!”又有人说:“快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进强顺手抓过驾驶室里的一把大扳手,对着外面嘈杂的人群说:“我们在这里收货,又没招谁惹谁,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要抢劫么?还有没有王法了?”有个年龄稍大些的说:“你们外地人哪还讲王法?打了人就跑,以为我们这里人好欺负么?”进强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那人接着说:“前几天你们在北边不是打了一个人么?打完了就跑了!”进强这才想起来前几天的事,提起来还满肚子的气,立刻大声对人群说:“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么?我们当时是做好事,却惹了一身麻烦!”然后把事情的经过向众人诉说一遍,说:“我想那个人是什么人你们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吧?我们出门在外,是为了生意兴隆,是为了求财,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惹是生非的。那事真的不怪我们!”那老者说:“你们说的再有道理,你们也是打伤了人,总得有个了结吧?你们跟我们回村吧,了结了就放你们走,不然休怪我们动手!”  进宝一看这阵势有些害怕,对进强说:“看来不能善了,我看不行就报警吧!”进强说:“我和他们理论,你偷偷下车去找电话报警!”进宝从另一边悄悄打开车门想溜出去报警,刚跑了几步就被人发现了,立刻上来几个手持棍棒的青年,挥舞着棍棒对进宝说:“乖乖地回去!想跑?打死你可没人给你偿命!”进强本想大打一场,可好汉抵不过群狼,看来力敌不行了,只得对老者说:“我们跟你们去可以,但是你们一得保证我们的安全,不能胡来,二不能动我们的货,我们去和他当面对质,看看到底谁是谁非,我就不信没有天理了!”说罢发动车子慢慢随着人群往北边村里走。那些人怕他们跑了,紧紧围绕着车子,进强几次想加马力跑,都没成功,只得作罢。  天放亮的时候进了村,上来几个青年从车上拉下进强两人,拧住两人的胳膊,那老者说:“你们先去看看槐山吧,被你们打了后躺在床上好几天了。”拐进一条小巷进了一个院子,正房里什么家具也没有,里面只有一张床,那个瘦男人正哼哼唧唧躺着,还是那样的瘦,脸色蜡黄,两眼滴溜溜乱转倒是很有精神。一看他们进来了,立刻大声哼哼起来:“哎吆我的妈呀!疼死我了!快救命啊……”老者说:“槐山啊,你看是他们打的你么?”那叫槐山的一下子坐起来,盯住进强两人看,恶狠狠地说:“是他,就是他!他不知道把我老婆给藏哪里去了,还打伤了我!不能饶了他们,打死他!”说这些的时候一点也看不出有伤的样子。  进强说:“我根本没打你,就往外推了你一把,你抱住我的腿不放,我挣脱你的时候甩了几下腿,那就能伤了你?你真会赖人啊!”槐山在床上打滚哭喊:“我的天啊!我疼死了!他们还想赖账啊!还有天理么?乡亲们哪你们可得给我做主啊!”  老者说:“这样吧,你们来拉货的也不容易,还急等回去卖货,也耽搁不起。要我说你们破财消灾吧!”进强挣开抓他的青年,揉揉被抓得生疼的胳膊,说:“那你们说得多少啊?”那老者说:“我看至少得三千。”进强一听瞪大眼睛:“什么?三千?你们穷疯了么?这不明明是讹人么?”槐山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谁讹你了?谁讹你了?你打伤了我还有理了?三千?不行,少了五千不能算完!”老者两手一摊,叹口气说:“你看,我给说了三千还说少了,五千,快拿钱吧!”进强气得大口喘气,咬着牙说:“五千?一千也没有!我的钱都买货了,得卖了货才能有钱。”那槐山恶狠狠地说:“没钱?那好办,把他们关起来饿三天,看看他们能撑几时!”老者一挥手:“把他们拉到西屋关起来!”几个青年如狼似虎,推推搡搡地把进强和进宝关进有防盗门窗的西屋,想跑也跑不了。  四  转眼被关了一天了,进强和进宝二人饿的头昏眼花,少气无力的。进宝埋怨进强:“都是你好管闲事惹的祸,要不咱早到家了。”进强说:“谁能想到有这样的事啊?你看那个尖嘴猴腮的瘦男人,他什么伤也没有,明摆着是讹人的!倒霉,遇到孬种了有什么办法啊!”进宝说:“早就叫你买个手机,你就是不买,要是有手机,报警就方便了吧?我回去一定买一个!”进强说:“谁说不是呢!早知有这回事,早就买了。得想法出去啊,怎么办呢?” 共 634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囊肿的诊断及鉴别
昆明哪家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